當前位置:首頁 > 行業資訊 > 新三板資訊
2017首家上市中概股居然來自互金行業,深度解盤信而富IPO
發布時間:2018-08-07 17:09:00

繼信而富之后,隨著新一輪互金/科技金融公司上市潮的到來,意味著自從去年合規化風暴以來,互金公司之間的陣營分野逐漸明顯。

募資6000萬美元 互金領域新添上市公司

在經過一段時間的沉積后,中國的互聯網金融市場似乎又有復蘇跡象。近日,先是此前外媒報道,中國證監會正考慮為螞蟻金服、奇虎360等大型科技公司IPO提供快捷通道,然后又傳出P2P平臺點融網要在海外上市,而比它們更快的當然是國內網貸平臺信而富,已在昨晚敲開紐交所的大門。

4月28日晚,中國互聯網金融公司“信而富”正式登陸紐交所,股票代碼為“XRF”,本次發行1000萬股,發行價6.0美元,募資6000萬美元,開盤價6.65美元,較發行價上漲10.8%。根據開盤價和總股本計算,信而富市值達到4.2億美元。

這次IPO的成功,意味著信而富成為2017年首家成功登陸紐交所的中國企業,是在各項監管政策落地之后,首家登陸美股的中國網貸信息中介平臺,也是繼宜人貸之后第二家赴美上市的P2P網貸平臺,頗具象征意義。

對于普通公眾而言,與螞蟻金服、陸金所這樣的金融獨角獸相比,信而富名氣要小得多,但在行業內部,信而富卻是一家老牌金融科技公司。資料顯示,信而富總部位于上海,是中國最早涉足消費信貸領域的公司之一。信而富從2001既已開展業務運營,初期主要是為多家銀行等金融機構提供風險管理技術服務,比如中國銀行和中國建設銀行,信而富幫助它們開發信用評分模型和風險管理系統,發行超過1億張信用卡,信而富同時亦為國內第一個征信服務機構以及央行全國性征信中心的籌建提供咨詢服務。2010年起,信而富涉足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服務,業務范圍覆蓋全國20多個省及直轄市,是中國最大的消費信貸平臺之一。

信而富創始人兼CEO王征宇為美國芝加哥伊州大學博士,也是中南財經政法大學碩士生導師。曾在美國從事消費信貸管理,負責控制信貸風險,先后為花旗銀行、高盛證券等國際著名金融機構提供咨詢服務。媒體報道顯示,王征宇在2001年歸國,曾幫助人民銀行共建全國性的征信體系。

“兩低兩高”使信而富受資本青睞

去年互金行業迎來史上最強監管,銀監會頒布網貸新規,相當一批企業因為無法挺過合規紅線而不得不退出,有評論稱金融企業上市已進入冬天,然而信而富卻是在這一行業大背景下逆勢IPO,獲得華爾街資本認可,背后原因值得探究。

信而富的上市并不容易,因為在此之前信而富并不盈利,還是在投入期,賬面是連續虧損的,需要說服市場認同這種模式,況且中國金融科技還在快速發展,中國投資人都看不懂,美國投資人看懂更需要時間。用王征宇的說法,“一萬個企業估計只有一個最終有機會走向紐交所。”

但信而富最終還是在紐交所上市成功,原因何在?

對于外界來說,最直觀者是信而富在招股書中披露的數字。2014年以來,信而富的主要集中業務精力于消費信貸。根據招股書顯示,截至2016年12月31日,信而富平臺向超過140萬借款人發放完成超過1070萬筆貸款。其中,2016年,信而富促成的貸款筆數為600萬筆,而2014年和2015年的數字分別是6.3萬筆和463萬筆。在交易規模方面,2014年到2016年信而富的促成的貸款金額分別為3.36億、7.41億和10.62億美元(約合73億元人民幣),近兩年同比增速分別達120%和43%。

從全行業看,就借款人數、借款筆數來說,信而富都堪稱行業領先,對比去年上市的宜人貸,其剛剛向SEC提交了2016年年報中披露,共有321019名符合資格的個人借款者獲得了貸款,與信而富在借款人數和筆數上差著一個數量級,當然二者在借款人平均借款額度上也大不相同,信而富屬于真正的小額消費信貸。

數據顯示,2014年,信而富的主要業務還是生活方式類類貸款。但從2015年開始,信而富開始力推消費貸款。2016年,消費貸款交易金額為6.11億美元,成交筆數為5,967,785筆,計算可知,平均每單借款金額為700元人民幣。

對于金融機構來說,運營消費信貸有優點也有難點,尤其是在實體經濟不景氣的情況下,個人消費貸款實際上始終是最具抗風險的資產類型,同時前景廣闊,市場容量極大,而難點則在于如何降低獲客成本和提高風控能力,畢竟,面對一萬個客戶和面對一百萬個客戶是截然不同的兩種狀況。

而信而富似乎在運營消費信貸方面具有獨到的手段。招股書顯示,盡管管理的貸款高達1070萬筆,但在獲客成本、費率、重復借款率、成長性上都表現突出。信而富招股書上顯示的2016年獲客成本僅為17美元(約合117元人民幣)。有媒體又根據信而富公布的統計數字把重復借貸率考慮進去后重新計算了一遍為63美元(約合435元人民幣)。擔無論按哪種方式計算,信而富的獲客成本都比P2P行業內普遍高達1500-3000元的有效客單價低很多。此前宜人貸公布的2016年年報顯示,其2016年全年為32萬借款人促成服務,為此宜人貸全年付出了高達2.3億美元的營銷成本,如果這部分成本平攤到每名客戶頭上的話,則其獲客成本高達5000元人民幣。

獲客成本低的一部分原因與信而富平臺客戶重復借貸率比較高有關系。重復借貸率在意義上與“回頭客”相仿,一般反映出產品的粘性和用戶忠誠度,“回頭客”對平臺的好處則在于兩點,一是降低了平臺開拓借款人的平均成本;二是這些客戶更容易升級消費。2014年至2016年,信而富借款人的重復借貸率從10%迅速提升至67%。其中,2015年第四季,首次消費貸款借款人的平均貸款規模為71美元,在12個月后提升至148美元;每位借款人平均累積貸款量增加10倍,在12個月內從首月的100美元增至約1000美元。

信而富吸引更多借貸者的另外一個重大原因是費率低。從招股書看,信而富借款期限小于3個月的短期消費信貸的借款成本(利率+交易費+服務費)為22.35%~23.35%,生活類借款的綜合成本為27.6%。算下來平均貸款利率在23%左右,遠低于媒體報道158%的行業平均利率,并且低于宜人貸利息水平。據報道,有的平臺最高現金貸業務利息高達600%,對比之下,信而富保持如此低的消費貸款利率,已算業界良心。

這應該也是信而富吸引借款客戶的一大優勢,讓信而富的借款人在短短3年時間,從2014年的10萬人,增長到2016年的142萬人,而且2016年客戶重復借貸率高達67%,借款客戶回頭率非常高,獲客能力突出。

以上即為使信而富受資本青睞的“兩低兩高”:獲客成本低、費率低、借款人數高、重復借款率高。

信而富的收入主要來源于向借款人和投資人收取的費用,其中包括借款人的交易費用和服務費,并且不承擔信用風險;而主要的成本則是獲客成本。

“兩低兩高”的特點使信而富更像一家把增長與獲客列為首要目的的純互聯網公司,王征宇稱,“如果股東讓我們掙錢,我們只要停止獲取新客戶,馬上就可以賺錢。”

“兩低兩高”背后的“愛碼族”

招股書上的數字都能看得到,但真正值得研究的是信而富如何做到“兩低兩高”。

客觀說,像其他領域一樣,價格在互金領域也是市場收割的利器,但價格同時也是一把雙刃劍,較低的費率確實能夠吸引大批客戶,但如果不能形成良性循環,獲得相應回報,其實是不能持久的。所以說低費率必須與低獲客成本、大用戶群的規模效應、高回頭客“配套”出現。

對于消費信貸服務來說,信而富主要通過兩個策略做到“兩低兩高”。

首先是必須在金融科技方面獲得領先地位,這也是互金公司做小額信貸所必須。在實體經濟趨緩的大環境下,大的國有銀行都在發力消費信貸業務,與它們相比,互金公司能夠獲取發展空間只有在金融科技和商業模式或市場定位兩個領域取得突破,小公司要比大銀行有更低的獲客成本、運營成本,要有能力開發大銀行開發不了的客戶群體。

作為老牌互金公司,信而富是中國消費信貸的早期試水者,16年的積累,協助多家中大型銀行開發信用評分模型和風險管理系統的經歷,使其形成了堪稱先進的大數據風控體系,包括預測篩選技術(PST)和自動決策技術(ADT),讓信而富能夠以較低的成本和風險完成大規模、高質量的借款人獲取。比如,預測篩選技術(PST)能夠通過分析非傳統、非結構化數據,準確評估借款人信用,為平臺識別和篩選優質和近優質用戶群體;比如,自動決策技術(ADT)可以根據潛在借款人的信用,自動決定給予借款人的貸款額度、費用、利息和期限。

更為關鍵的是信而富更具自身特長對理想用戶畫像,為自己圈出了一塊重點發展領域:“愛碼族”。所謂“愛碼族”是信而富提出的一個概念,代表互聯網時代下的中國新生代消費者群體。愛碼族是成長中的新興一族,工作穩定、教育良好、頻繁使用互聯網。他們沒有征信歷史,無法從傳統金融機構借款。

根據中國人民銀行的數據,截至2015年末,中國約有5億愛碼族人口,他們就業記錄良好但缺少征信歷史。信而富相信愛碼族代表著全球最大的尚未開發的消費信貸市場機會之一。在這一前提下,信而富幫助愛碼族獲得靈活、可負擔的信貸,讓高質量愛碼族積累信用記錄,同時采用決策技術,在愛碼族在平臺上展現出良好的信用時,前瞻性地給予他們更大金額、更長期限的貸款。

圈定“愛碼族”實際上是信而富的一個差異化競爭策略,在這一大的格局設定下,信而富繼而提出“低起步、穩成長”(Low and Grow)的規劃,以使平臺業務具有延展性,能夠留住消費者的終身價值,滿足愛碼族不斷演進的信貸需求。

“愛碼族”的出現實際上解釋了信而富為什么重復借款率高的問題,因為在傳統金融業務中,借款者其實是沒有什么品牌忠誠度的,他們只關心自己能不能借到錢,以及利息是多少,這也是一些傳統領域對信而富的質疑之一。但實際上,在互聯網時代,面對新的消費群體,舊有的思維模式已經不適用。因為在傳統時代,金融服務只意味著來自一家家高高在上的鋼筋水泥構造的銀行,它們與用戶是疏離的,但在移動互聯網時代,金融服務卻意味著手機上的一個App,他是貼身的、日常可見的,也是具有用戶忠誠度的。同時也是需求演進的,你在大學時期幫助愛碼族買了一部手機,他上班的時候會找你貸款買車,結婚后會找你貸款買房,隨之該用戶的客單價也逐漸提升。

互金公司陣營分野逐漸明顯

繼信而富之后,隨著新一輪互金/科技金融公司上市潮的到來,意味著自從去年合規化風暴以來,互金公司之間的陣營分野逐漸明顯。三個陣營中,具有巨頭背景的螞蟻金服、陸金所、京東金融、百度金融等將借助政策優勢謀求在國內IPO,成為互金公司的頭部陣營,估值當在百億美元之上,成為超級獨角獸板塊;其下是一批以信而富、宜人貸、點融網等為代表的的5-10億美元級獨角獸或小獨角獸公司,專注于金融垂直領域;而第三陣營則是那些徘徊在合規紅線邊緣,為繼續生存而奮斗的小互金公司。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cerved 會計與審計信息咨詢(培訓)服務平臺 版權所有 吉ICP備17004144號
技術支持:赤峰市峰之泰商貿有限公司 0476-5881999
维卡币有投资价值吗
广东时时11选五结果查 全年出码规律永久不变 黑龙江十一选五app 094独家提供资料 手机澳门永利网址 百人牛牛2 河南快三预测号码推荐 手机号验证送彩金平台 福建时时下载 重庆福彩欢乐生肖分布图